寒裳涉溱

除了生与死,哪件不是闲事?

【古风原创】雨湿流光


答应朋友写的百合文。
前段试阅,全文链接见评论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外头的雨小了些许。



柔弱些的娇花早已被这风雨折弯了腰,只剩少许花卉还摇摇晃晃保持平衡,花瓣残露欲泣未泣,泫在边缘苦苦支撑。



姜令仪一手托腮撑在桌上,另一手则捏着黑棋无所事事般地四处轻轻敲打,眸子疏懒瞧着眼前女子出神。



华采衣今日穿的是极简单的襦裙,上衣为牙白缎蜀绣木槿纹,下裳是鸦青底饰扶桑,两臂间搭着一条檀色细长丝绦。



目光上移,如瀑墨发束成圆锥髻,并饰以一圈珠玉。



并未戴耳坠,颈前是玉制祥云长命锁,极素净简单的搭配,皓腕同样空空……



年轻的女官沉吟片刻后便利落置一子于棋盘角落,微微一笑恭顺道:“娘娘,到您了。”



好似被华采衣的话唤回了思绪似的稍稍正了正身子,散漫扫了扫棋盘便状似随意地扔下棋子。她将身子前倾了些许,想挑起话题打破这端正谨慎的环境:“华女官似乎下棋很在行?”



“略懂皮毛罢。”



干脆简洁又不失规矩地拒绝了姜令仪想要闲聊的想法。



“华姑姑很得太后娘娘信任喏,不如待会儿告诉妾太后娘娘的喜好罢。”



“良妃娘娘若诞下龙嗣才最让太后娘娘展颜。”



“采衣的字画听说很是漂亮,不如教妾字画罢。”



贞妃对华采衣的称呼让她顿了顿,即刻无奈道:“臣技艺不精,怕是……”话音未完便被姜令仪打断:“不用,妾就想要姑姑教妾,姑姑要是再推脱,妾只当姑姑瞧不上妾天资愚笨。”她这是不耐烦了,却将称呼变了回来,好歹是规矩了些。



这下,应理华采衣是必须得应下了,但她可没耐心与良妃耗着。



她离座盈盈一福:“多谢良妃垂青,但臣公务繁忙怕是脱不开身……臣还有诸多事务需料理,就此告辞。”华采衣转身携侍儿而去,窈窕身影消失在门廊。



华采衣为职为从二品尚宫,与姜令仪同级,为表谦恭之意固用谦词,但拂袖而去却是姜令仪发不了火的。



姜令仪眯了眯眼,纤指将一盘残棋拨乱:“好一个华采衣,在本宫面前装模作样温顺谦和,到底是个行事傲气嚣张的主。”



“着人把圣上刚赐的双锦鲤纹和田玉镯给她送去,带话说本宫三日后约她在荷池上泛舟赏花。”万万不可让她投靠了贞妃,该有的示好一个都不能少。

评论(1)

热度(2)